当前位置:电子艺游官方网站

空降兵方队长景涛:空降兵并不仅仅是伞兵

2019-07-20 点击次数 :169次

空降兵方队长景涛。新华军事记者赵薇摄





  空降兵方队“海选”3千人

  新华军事:听说空降兵方队刚刚参加完一次阅兵村的考核?

  景涛:对。考核结果非常好。而且各种数据表明,今年国庆阅兵各方队从训练水平上,都超过了99年阅兵的同期水平。主要原因是有了上次的经验,国庆60年阅兵从组织和训练上基本没有走弯路。

  从我们空降兵部队来说,首先是从1个军级单位"海选"了3千人,再从中挑选了1千人组织了"千人大集训"。这里面有200左右的新兵。然后又进行了两次"精减",最后剩下进入阅兵村的参训队员几百人。

  到阅兵村第二天就在黄继光塑像前宣誓

  新华军事:听说您也是出身空降兵世家?

  景涛:是的,我父亲也是老空降兵。我本人可以说就是从空降兵的大院里面长大的。我们家每年过春节,年三十晚上,全家都要集合在一起,我父亲主持,我母亲对全家人一年的活动进行"讲评"。每一次讲评,第一句话都会要求我们"忠于党和人民"。

  大学毕业后,我在空降兵部队一干就是10年,然后到空军机关工作了10年,一直到2008年“5・12”大地震前才回到空降兵部队任职。

  在空降兵部队这么多年,我感觉这支部队历史很厚重,有很多光荣的传统。从空降兵承担历次重大任务中,可以看出,我们这支部队就是以实际行动来践行"忠诚于党"的誓言。将来走过天安门,只是352人的空降兵方队,但是展示的是整个空降兵部队的风貌。

  空降兵部队从第一代创始者秦基伟将军、黄镇将军开始,就积累下了深厚的革命战斗精神。新兵入伍第一天,都会接受一次革命精神的"洗礼"。现在提出"献身使命"的核心价值观,空降兵部队著名战斗英雄"黄继光"堵枪眼,不就是这种精神的写照么?黄继光是空降兵部队的精神“偶像”,我们空降兵方队抵达阅兵村的第二个早上,全体人员就站在黄继光的塑像前宣誓。

  2009年6月上旬,空降兵某部千余名新兵,在经过夜间地面动作、特情处置等训练后,进行了首次夜间跳伞训练,有力提高了部队全天侯遂行任务能力。图为夜间跳伞时的情景。

  跳伞训练让伞兵之间“生死相托”

  新华军事:您第一次跳伞是什么时候?

  景涛:是在1988年。由于我以前跳过"伞塔",飞机也曾经坐过,因此并不太紧张。而且我在空中还仔细观察了伞是怎么打开的。跳伞给人带来的影响就是对腰部的冲击。我经常对八一跳伞表演队的人说,“你们是20岁的脸蛋,40岁的腰”。估计这次阅兵回去,我还要参加跳伞。

  所有全军的跳伞骨干,全部是由我们空降兵部队培养的。跳伞,对于空降兵部队的意义是非同寻常的。新兵来到空降兵部队,首先要统一组织起来完成3个月的跳伞训练和基本伞兵战术训练后,才能够进入基层部队。这与普通陆军部队有着很大的不同。

  跳伞对于空降兵来说,我个人认为至少解决了3个问题――

  第一是解决了"生死关"的问题,这对克服后面的困难大有益处。

  第二是解决了"体能关"的问题。伞兵艰苦的训练锤炼出良好的身体素质。

  第三就是"团结友爱关"。由于跳伞的特殊性和风险性,伞兵之间必须建立起"生死相托"的友谊。

  空降兵战法必须先进,否则就会有来无回!

  新华军事:您眼中未来空降兵发展趋势是什么?

  景涛:2005年以后,我军空降兵部队发展十分迅猛。从世界空降兵发展来看,只有美国、中国、俄罗斯的空降兵部队具备了重装空投的能力。

  在空降战车装备部队之前,我们部队还有空降突击车。虽然这种突击车机动性较好,但基本上没有任何装甲防护性能。从前在训练基地,我看到空降突击车和陆军装甲车、坦克的演习,也深感空降兵部队要有一支装甲突击力量。

  关于空降兵的定位问题,我曾经和一些老军长、老领导探讨过。空降兵不仅仅是伞兵,而是集伞降和空降为一体的部队。

  伞降给部队的收拢带来了一些问题。我们也想了很多解决的办法,比如使用5架运输机、进行营级规模的伞降。如果1个连的部队都集中到一架飞机上,那空投距离就有好几百米,到地面上散得就很开,形成战斗小组就很困难了。实际上我们把部队分散在不同运输机内,例如第一架飞机有5个排,但来自于5个不同的连队。这样,空投之后,部队就相对集中了。

  所以空降兵部队的组织协同非常复杂,也有很多技巧。同时,空降兵部队的战法也必须先进,否则面对敌方的围攻,只能是"有来无回"。(郑文浩 陈翊)